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葡萄酒:规则和例外(图)

  如何选择一瓶好葡萄酒?无论是刚入门的,还是专家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1995年,我刚从西班牙回国从事葡萄酒贸易时,完全不懂酒,当时懂行的朋友告诉我,只要第二天起来你头不疼、口不渴,那么前一晚喝的一定是好酒。当时,就是这么身体力行,凭着直觉一点一点学习起葡萄酒来的。
  选择葡萄酒对入门者而言,无非是考虑品牌、产地、葡萄品种、年份、价格这些很客观可见的条件。一般,就常识而言,新世界的酒的性价比要高过旧世界的;旧世界中的法国,尤其是波尔多产区的酒更是个中的代表,Chateau Lafite,ChateauLatour的酒总是好的;酒不是年份越老越好越贵,某个产区某一年份的酒是千金难求的,这都是一些浅显易见的葡萄酒规则。


葡萄酒的规则和例外


  我是一个爱酒的人,曾经的理想是喝遍世上所有的美酒,事实上这些年品尝过的酒也几百上千。然而,仅仅法国的葡萄酒就超过10万种,而我喝了12年的西班牙酒连一半也没喝到。世界上的葡萄酒实在太多太复杂,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会和法国第一大葡萄酒贸易商与第二大葡萄酒制造商GCF进行战略合作,引入“卡斯特”的认证体系,从芸芸葡萄酒中过滤出一些适合中国市场的并将之分级易于选择,让葡萄酒在中国成为大众性的饮料。
  然而,对更高层次的葡萄酒爱好者而言,这些规则或者认证体系恐怕都不适用。就好像人生无常,一个系出名门,按部就班读名牌小学、中学、大学的人可能可以学到足够的知识,却未必可能成为商业奇才或艺术天才,酒和人一样,充满灵性,却又不可预知,不受限于理性的规则。所谓“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离现在超过30年前所酿造的酒,是拍卖会上备受关注的对象,可是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谁都没有把握,能依赖的,唯有直觉而已。这种直觉,来自于好似赌徒清晨起床也要温习扑克牌所培养的那种近乎迷恋的习惯。这么多年来,酒就像我的朋友一样,它并不是死物,人和酒之间是有交流的,只要全身心投入,你的思想便会与物体形成共鸣,这一点和玩文物古董收藏颇有相似之处。
  我曾经在佳士得拍得一批十多瓶古董酒,其中一瓶是1978年的波尔多酒王Petrus,开瓶前,我们把它竖起来,为的是让它的沉淀物能回到瓶底,不至于太多影响酒体本身。一天晚饭时,我们四五个人满怀期待地将它打开,开瓶的时候,闻不出任何葡萄酒应有的气味。年份太老的酒一般只要醒半小时左右便可以,但是半小时后它的气味还是非常奇怪,大家一致认为这瓶酒是坏掉了,非常遗憾。吃完饭,大概已经距离开瓶大约3小时了,这时候我又很不甘心地闻了一下它,发现这个时候它居然散发出独有的迷人的香味,入口的时候如丝绒般的细致平衡和舒适。所有的人都惊喜若狂。酒液就像长了眼睛似的,随着血液流淌于全身上下直到脚板底,闭上双眼,犹如站在一片蓝天下的一望无际的广阔田野,闻到的是阵阵清新的泥土气息!
  Petrus的酒庄主说的好:“好的红酒是一种艺术,一种追求,一段可以回味的历史。”而在我看来,说玄一点就是,这瓶古董酒有感于我们对它的期待,成精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