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北京跑酷》:漂泊在北京的欲望与无措

  观察一个城市,行走,穿越,拉开距离,然后聚焦。

  许多人关注北京,中国人,外国人,研究者,观光客。北京早已不仅仅是一个城市,一段历史,一种文化,一个符号,它更加复杂:它囊括了所有剧变中的城市热闹与空茫,倒塌与崛起,衰亡与新生,哀悼与歌颂。它是独特的,不按照任何国家的模式发生和发展,它有自己的生长逻辑。《北京跑酷》就是对这种“逻辑”的呈现。几位对北京感兴趣的中国人、外国人,研究者、旁观者,书写者、设计者,用自己的眼睛观察北京,用自己的话语询问北京,在表面话语与潜规则的巨大张力之间,呈现出模式化的北京背后民间的绝望抗争和强大的生存智慧,新都市空间的自戕与修补策略的游戏。

  当我们沉醉于什刹海的静谧和喧嚣时,没有想到原住民、本地人和游客的占有与争夺;当我们流连于南锣鼓巷的传统与现代时,却忘记了菊儿胡同、帽儿胡同的撕裂与再生;当我们徜徉于CBD的摩登和迷幻时,不经意却会闯入另一个区域,北京东站、东郊市场,公交换乘、外来工人,被标榜为“顶级消费、白领密集”的同时,国贸、大北窑也代表了一个世界,不同名称交错使用的结果是手足无措和晕头转向……欲望与无措的同时出现,或许正是北京隐藏的两种情绪,以及由此带来的表象和风景。这本书将北京都市空间纵向均衡切分成西、东、中三大块,用这种视角遴选出18个区域进行观察,分析区域空间演变的内在逻辑,揭示出一个我们生活其中的“陌生”的北京。

  其实,“跑酷”(parkour)是发端于20世纪80年代法国的一项街头疾走极限运动,它把整个城市当作一个大训练场,所有围墙、屋顶都成为可以攀爬、穿越的对象,特别是废弃的房屋。《北京跑酷》借用这一概念,将它发展为一种游走城市的方法和一种观察城市的态度,从而表达对北京都市空间一个全新的观察角度。它以西单和东单及其南北延长线为界线,将北京分为西、中、东三个区域,跑酷选点兼具都市演进整体的历史性和新异性,如旧城保护区域有景山区域、什刹海区域、雍和宫区域等;衰变区域有动物园区域、隆福寺区域、王府井区域等;再生区域有798艺术区域、中关村区域、麦子店区域等;催生区域有CBD区域、奥林匹克公园区域、前门区域等,形成对这些区域多向交错语境的“主观”阐释。

  而这种“阐释”并不是文化批判,而是一种在对现实问题进行独到观察描述基础上的一种创造性表达。所有的观察排除一切预设的观念和态度,排除既定的审美惯性,力求客观地呈现出区域空间演化的内在逻辑。所有的跑酷者爬上北京西站顶楼的办公区域,顺利潜入戒备森严的人民公社大楼,搞到建设部大院的平面图……他们与天宁寺的尼姑、后海的原住民、隆福寺的店主打成一片,在行走中绘制区域隐秘空间。之后,用平面图、立体图、分解图、透视图,配合照片和卫星/航拍地图,从不同的角度、深度描绘观察所得。

  我们生活的北京与电视、报刊上呈现的并不相同。当这一切一股脑地专门呈现时,我们才惊讶地发现:原来这种不同是这般地混杂、矛盾,是这般地生动、鲜活,似曾相见又未曾相认;我们原来也可以抛开一切杂念,抛开批判的冲动,抛开赞美的念头,用跑酷者的态度,单纯地去观察一个城市,行走,穿越,拉开距离,然后聚焦——这个无法用一种符号概括的北京,这个我们所深深热爱的、所生活着的北京。

80后,13个最寂寞的瞬间

人在江湖 “白骨精”小心压力依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