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岁月的蜕变 变的是我们还是那寸阳光?

  四月一过,春天似乎就要对人们说拜拜了。但总觉得这个四月,与往年的四月大不相同。虽说绿树红花已经尽情绽放芳华,但总没有成片观赏的快感;老天爷也跟着凑热闹,忽而大雨滂沱,忽而又是艳阳高照;忽而春衫单薄,忽而冬衣再添,总让人有一种触摸不到春意的感觉。

  闲闲午后,突然想约一位久未见面的女友去咖啡厅聊聊天。细细算来,和女友至少两年没见了。两年前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位同学的婚宴上。工作的繁忙,社会的压力,使得我们这些原本浪漫快乐的女子,也变得市侩了,变得越发现实了。在印象中,女友一头长长的披肩卷发乌亮乌亮,总爱斜挂着一个白色的背包。她长得虽不是很漂亮,但是清新的气质衣着和单纯的微笑,让当年的我总怀有一丝丝的嫉妒。

  进入咖啡厅,我随意环场一周,并没有发现如此形象的美女。莫非是我来早了?我干脆拿出手机询问。突然左边一个角落中短发黑衣女子站起来叫我:“在这里!”我微微愣了一下:“啊!你……”她笑着说:“不认识啊?不就剪掉长发了嘛。”

  坐下点好咖啡,仔细再看她时,我真的感叹时间真的能造就一个人。她已由清纯姑娘变成一个绝对知性气质的女子。聊了几句,又发现,她改变了的,不仅是一头乌发,更多的,是她的内心。以前我们在一起,总是有那么多的憧憬,那么多的幻想,关于爱情,关于家庭,关于事业,和未知的将来。而如今,我们谈论着的,是有否婚配,喜欢去哪旅游,房子买在哪儿?这些话题,让人感到除了压力之外就是敷衍。

  她以忙碌为由,不多久就离开了,我一人独自坐在宽敞明亮的咖啡屋。大玻璃窗外的院子里,散坐在阳光下喝咖啡的老外当众接吻、闲坐的男女品着咖啡翻着杂志玩着手机、三两好友轻声说笑……一切是那么写意,似乎任何危机和烦恼都与他们无关。

  午后的一缕阳光斜斜地照到我的身上,我猛地从刚才的郁闷中解脱出来,竟然生出了一丝丝的愉悦。不知是环境让我愉悦,还是午后阳光的温暖,让我倍感慵懒。我想起了曾经在某本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如果上帝并不允许一个人把他的梦境统统忘得干净,那么最好就让梦停留在最美的位置,在那儿画一个句号,或是一行删节号。所谓最美丽的位置,并不一定是指最快乐的位置,最痛苦的位置也行,最忧伤、最煎熬的位置也可以……”

  我懒懒地躺在沙发椅上,对着窗外努力张开手掌,想要遮挡住那一缕午后渐渐刺眼的艳阳,却猛然发现:指缝太宽,而时间太瘦太瘦……

电影《蛇舌》:听到我们身体的呻吟和呼喊了吗?

关于迈克尔·艾斯纳 《迪斯尼战争》《高感性事业》

《北京跑酷》:漂泊在北京的欲望与无措
返回列表